分分彩精准计划
青春励志

表叔

作者:四川 来源:四川新闻 时间:2018-12-25

我的表叔,虽然不能说数不清,但方圆百里内至少也有近百来人,在那么多的表叔当中,唯有一个表叔叫我刻骨铭心,永世不忘。

说起这位难忘的表叔,他并不是我至亲的表叔,但是他是我们同屯上的一位表叔,他不是我们的亲戚,更不是亲人,可他比亲人还要亲。

自从我知事那时起,也就是我四五岁的那时候,我就知道他和我父亲耍得很好,并且经常到我家来玩。表叔和我父亲有许多相似之处,我的父亲没有烟酒嗜好,表叔也没有烟酒嗜好。我的父亲农闲时喜欢上山打柴,表叔也经常和我父亲一起上山打柴。下雨天,我的父亲常在家削筷子、编背篓、做板凳······表叔也的和我父亲一起做那些同样的活儿。放牛的时候,表叔也总是把他家的牛和我家的牛一起放到山坡上,以便一起看管。回家的时候,表叔也和我父亲赶着牛一块儿回家,有时候扛柴,有时候扛草,两个人都总是一样。

过了几年,我的父亲被大队抽出去搞专业队,专门在外从事修公路、建水库、造田造地等公益性的工作。而表叔却仍然留在本生产队参加集体劳动,这样,表叔就不能经常和我父亲在一起了。可是表叔还是经常想念我的父亲,在我父亲不在家的那几年里,我们家里有什么困难总是找表叔帮忙。有时候,我们家太忙,不得去放牛,表叔去放牛的时候就把我们家的牛一起赶出去放。关牛的时候,我们不在家,他就把我们家的牛撵进圈关好。我们家的房子漏雨了,我们不懂得翻瓦,我们跟表叔说了,表叔二话不说,自己找来楼梯,爬到房子上面,两下就把瓦翻好。有一次,我的弟弟被蛇咬了,我的母亲去外婆家还没有回来,弟弟哭了,我也急了,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我马上去找表叔,表叔立刻赶过来,看见弟弟的脚肿了起来,表叔非常着急,我见他二话不说,就从他的衣服上撕下两条布带把被蛇咬的脚的上端扎紧,并叫了一位邻居,二人一起把我弟弟立刻送往医院,我弟弟才得到了挽救。当时,我们一家人真是对表叔感激不尽啊!

我的父亲一直在外从事专业队工作有五六年之久,一年到头很少的回家,一年之中最多得回家三四次,有时只回两次。表时非常想念我的父亲,有时候干脆跑到工地找我的父亲。有一年,表叔到工地看望我的父亲,见我父亲又瘦又黑,他心里十分难过,他回来把情况告诉我们家人,母亲当时就难过得流下了眼泪。

还有就是表叔和我父亲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做人诚实可信,这也是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的。他们都会做厨,会砌石墙,会做木工活等。还是本屯或附近村屯有什么大事小事需要做厨的几乎都少不了我的父亲和表叔。附近村屯有要建房屋需要建石墙或做木工的,他们都要找我的父亲和表叔。表叔和父亲干活从不推辞,并且还抢着活做,表叔的身躯比我父亲壮实,干活的时候,他总是抢着重活干。表叔的砌墙技术和木工技术都很精练,所以,干活的时候做得又快又好。他所砌的石墙和木工制品都是很令人满意的。

表叔又是一个见义勇为的人。文革期间,我家曾两次遭遇不幸,在危急关头,表叔都能挺身而出。第一次是,我的父亲为了我们全家人的生活,在一个比较远的以及比较偏僻的地方偷种玉米和红薯,被一位打猎的人发现,举报我父亲偷种玉米和红薯,这是搞资本主义的行为,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于是,我的父亲被当作走资派挨批斗。在批斗过程中,居然有人要动手动脚打我父亲,表叔立刻站起身来,双手叉腰,直直地站在那里,他眼瞪瞪的看着这伙人,并且大声地警告这些人:“我大哥家人口多,连饭都不够吃,他到山上种了那么一点玉米、红薯,主要是为了解决饿肚皮问题,今天你们说他是搞资本主义,如果他家饿死人了,我今天跟你们没完,谁今天要是动手动脚,我跟他拼了。”那伙人看着表叔那魁梧的身材和粗大的双手,似乎有些胆劫,于是,一个个退堂而去,表叔就是这样保护了他的兄弟——我的父亲。第二次是生产队收麦子了,我的弟弟去拣那些丢了不要的麦穗,被队长家的儿子看见了,说弟弟是偷队里的麦子。于是,我弟弟就和队长的儿子打了起来,弟弟把队长的儿子打伤了,这下真是像捅了马蜂窝一样。队长的兄弟叫来一大帮人要打我弟弟,表叔见情况不妙,立马赶往发事现场,直接冲到打长那伙人的面前说,孩子的事情,双方家庭协商解决就行了,为何来这么一大帮人,难道你们想打架?对方说,我们的人被打伤了,必须以牙还牙。表叔说,事情总得有个来龙去脉,如果队长的儿子不说他偷麦子,不惹他,他们能打架吗?并且那么一点小伤算得了什么?正当表叔在讲理评理时,队长的一个侄子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一拳打在表叔的胸膛上,于是,表叔一把抓住他,警告他说:“要打架,你还嫩了点。年轻人要多懂点道理,不然以后会吃亏的。今天,你打我一拳,我不计较你,以后你看着办吧。”表叔把道理讲清楚后,我弟弟出了两块钱的医药费,双方又无了了事。

这两件事至今已过去了四十多年,对于我们全家人来说,我们永远也忘不了表叔对我们家的救命之恩。今天,对我来说,我从然有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永远都无法报答表叔对我们家的救命之恩。

二00八年,我父亲患了重病,医院说我父亲的病不能治了,我们把父亲带回到家里。我们家人天天都看守在父亲的身旁。我们一直守候了二十多天,在这二十多天里,表叔也天天和我们一起守候在我父亲的身旁。直到父亲离去的那一刻,表叔也和我们家人一起落下了悲痛的眼泪。时隔四年,表叔也相继去世,表叔的去世,我们同样落下了悲痛的眼泪。

表叔和父亲都走了,他们的兄弟情谊,我们后代永世难忘,他们二人的所作所为为后代留下来不可磨灭的光辉形象,同时为我们两家人的和睦相处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人的一生是短暂的,但人间情谊是永长的,表叔和我父亲虽然不是亲兄弟,但他们却胜是亲兄弟。他们二人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几乎在一起工作,在长期的工作中,他们互相帮助、互相学习、相互包容、相互理解,共同经风雨,共患难。为此,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兄弟情谊,这些情谊不仅体现了他们二人的深厚感情,更表现了他们无私的奉献精神,他们的那种表现精神给后人、世人留下了光辉典范。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编辑推荐编辑推荐